网站首页  本站简介  成果展示  法律图书  法律之刊  合作伙伴  注册专区  在线咨询
新闻中心  服务推介  热点文章  以案说法  办案指南  法律实务  名案解读  法律文书
 
 关键词: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
 ·《中国—东盟金融合作文件汇典》  ·《东盟与中日韩(10+3)税务法律大全》  ·《中国—东盟合作协定与东盟商务实用指南》  ·《中外反洗钱法律文件汇典》  ·《中外司法双边协定与国际司法公约大典》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以案说法 > 引渡案:张振海引渡案

引渡案:张振海引渡案
  文章来源:《涉外刑事程序与刑事司法协助——办案规范指南》

  张振海,别名张萤,男,中国公民,生于1954年1月10日,中国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四季青乡四季青村人。1987年10月至12月,在他担任棉机配件厂厂长期间,因贪污公款被邯郸市丛台区人民检察院认定构成贪污罪,并于1989年12月2日被免予起诉。张对此不满,遂蓄意劫机外逃。1989年12月16日,他买了去上海的机票,携妻带子登上了从北京经由上海、旧金山飞往纽约的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981航班82448号飞机(机上共有乘客和机组人员223名)。飞机起飞约20分钟后,张腰藏一爆炸装置并威胁机组人员说:“我要去南朝鲜,我带了六两TNT炸药”,“我们全家都来了,不想活了”,“你要是骗我,落地后我也把飞机炸掉”。在这种紧急情况下,机长为保护飞机和乘客安全,不得不同意将飞机驶往南朝鲜。由于南机场拒绝飞机降落,飞机在油料不足的情况下,被迫于1989年12月16日14时52分降落在日本国福冈市的福冈机场。事发后,中国驻日使、领馆派人赴现场处理有关事宜,日本当局也给予合作,使被劫飞机和机上人员包括张振海的妻和子顺利返回中国。
  对于劫机犯张振海,中国政府向日本政府提出了引渡请求。按照日本的《逃犯引渡法》,在决定是否引渡时需经法院审理。故中方首先向日方提交了请求将张犯临时拘留的照会,还送达了中国司法机关签发的逮捕令。随后日本警方将张犯临时拘留,并将其从福冈转移到东京关押。张犯在被拘捕后向日本当局提出政治避难的申请,称:“我是为天安门事件的牺牲者报仇而政治亡命的”。后来,张的辩护律师还提供证据,说明张振海曾率领工人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参加政治运动”。
  1990年元月,应日方要求,中国派出专案小组赴日就引渡张振海一事进行商洽。2月中方正式提交了请求引渡的照会和对解释中国法律的一份意见书并附有证明张劫机罪的证据材料。中方还表示,日本政府将张振海引渡给中国,中国司法机关将就其劫机罪依法审判,而不对其劫机罪以外的行为处罚。
  4月6日,日本东京高等检察院向东京高等法院提出了最终意见书,其中认为:对张振海的劫机行为“既使是为了政治亡命,也不属于政治犯罪”,不适用日本《引渡法》关于政治犯不引渡的规定。在此之前,日本外务省首脑也曾指明:“对于劫机犯,基本上是不能允许按照政治犯来对待的”。日本法务大臣也曾表态说:“法务省入国管理局已认定张振海不属于难民条约所说的难民”,因为日内瓦难民公约已规定:某人“在以难民身份进入避难国以前,曾在避难国以外犯过严重政治罪行”,则不适用公约给予的保护。
  4月20日,东京高等法院在经过三次公开审理后做出决定,将张振海引渡给中国。4月23日,日本法务大臣长谷川根据东京高等法院上述决定,向东京高等检察院检察长颁布了引渡命令,批准将劫机嫌疑人张振海引渡给中国审判,并通过外务省向中方交付了接收张的“人身领取状”,要求中方在30日内将其引渡回国。4月28日下午,中国警方人员将张从东京拘留所提出,在成田机场乘中国民航飞机离日回国。
  张振海被引渡回中国后,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于1990年6月30日以劫机罪对其提起公诉。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于7月18日对本案公开审理后,认定被告人劫持民用航空器,危害了公共安全,比照1979年我国刑法第107条,对张的罪行类推定为劫持飞机罪,宣布判处有期徒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张对该判决不上诉。此案移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核后依法上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振海劫机案的判决。
  【评析】
  本案涉及的程序问题有:对被非法劫持的航空器及机上人员的保护;对劫机罪行的管辖;适用政治犯不引渡原则的问题;引渡合作的程序;对劫机犯罪的审判与处罚等。
  中、日两国均为1970年海牙公约的参加国,该公约的规定对两国均有约束力。本案中,日本当局对被劫飞机及机上人员提供帮助,使其返回中国,完全符合有关公约规定。同时,依照国际公约规定,日本对张振海的劫机罪具有管辖权,又根据“或引渡或起诉”原则本可以不将案犯引渡回中国而由日本法院进行审判。但日本接受了中国的请求,依互惠原则把罪犯张振海引渡给中国审判,这是明智的,也是符合国际法准则的。
  至于本案涉及的有关“政治犯罪”问题,虽然《海牙反劫机公约》等惩治恐怖主义犯罪的国际法规范并没有硬性规定劫机犯罪不适用“政治犯不引渡”的原则,但国际司法实践中已越来越将劫机作为可引渡的普通犯罪并加以“非政治化”,而不论作案者的政治动机或案件的政治背景,这已成为国际社会处理劫机犯罪的法制化趋向。本案罪犯张振海企图借口“政治亡命”对其劫机罪开脱。但是中日两国商谈引渡事宜时,以及日方法院裁决理由中,均不将该劫机犯罪视为政治犯罪,从而顺利实现了引渡,这是对利弊得失的正确权衡。
  张振海被引渡后,中国司法机关对他的审判涉及到引渡的请求国应遵守“特定性”原则或称“罪行专一”原则。根据该原则,请求引渡国对被引渡人原则上只能以请求书中指控的罪名和相应的法定刑进行审判。中国严守了这一原则,按照照会中列明的劫机罪,依中国《刑法》第10条、第79条、第107条和1970年《海牙公约》第1条规定对张振海进行审理和处罚。
 
来源:《涉外刑事程序与刑事司法协助——办案规范指南》 王铮

 
本站简介 | 成果展示 | 法律图书 | 法律之刊 | 合作伙伴 | 在线咨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2007)中国—东盟法律网
E-mail:lgw@zgdmlaw.com
南宁超博科技·设计制作 桂ICP05000296